58年的口吃和25年的长期支气管炎的疗愈

Dorofej E.K. (78岁) ,吉茨赛纳小组,圣彼得堡(俄罗斯联邦)

Dorofej EK (78岁) ,吉茨赛纳小组,圣彼得堡(俄罗斯联邦)

我受急性呼吸道病症折磨超过25年,症状包括支气管炎、要命的咳嗽和伤风,我在胸肺结核病护理中心接受检查,医生确诊长期阻塞性支气管炎,这个病在春秋两季,或是天气转冷发作时会特别猛恶,在公共汽车站站立太久,弄湿双脚,受到阵阵冷风吹袭等等,都会引致病发。

除了药片和药水外,医生也处方吸气喷剂,生理疗法、拔罐(中医疗法)和物理治疗,他们建议我戒烟,和小心避免着凉,这些治疗措施只带来有限度的纾缓,没有持久的效果。在无边的苦难中我只好尝试以草药和泥浆自疗,改以干草为主要食粮,可是,这些尝试都没有带来理想的效果。

口吃与压力有关

我在10岁时于一次饱受压力的情况后开始口吃,甚至不能读出自己的名字,每次考试都包尾,与老师沟通总是非常困难,我清楚医生亦无能为力,母亲,哥哥和他的女儿也同样口吃,我的儿子也有轻微口吃;口吃对我是极重的负累,大大地影响了我的情绪。

我在街上听闻Bruno Gröning

我在街上偶然听到两位女士谈论Bruno Gröning,甚为奇怪为何那里所有东西全都免费。我在1997年2月接受介绍认识Bruno Gröning的教诲,没有丝毫感觉;要我相信神圣的力量困难重重,因为我是个百分百无神论者,我想用知识,而非心灵,暸解现实世界的一切。

数十年后竟然痊愈

我定期出席小组聚会,想说服自己这未知的力量确实存在,也每天按时做两次einstellen,竟于不久后感受到效果;接受了介绍后,两个疾病实时得到显著的改善,自从1999年初以后,我持续感到身心康泰,长达20年的支气管炎和接近60年的口吃于多年前已经成为明日黄花。作为一个绝对无神论的信徒,我之前从未相信这些事情在我们的世代仍有可能,当那缠绕你数十年被视作「正常」的疾病悄然消失后,真是恍如重生。

今天,我可以完全正常地说话,开心,生命充满喜乐,喜欢说话,滔滔不绝,可以简简单单,毫无阻滞,不带羞涩地说话,我想只有那些数十年来都不能这样做的人方能想象个中情况。我不再害怕下雨天,弄湿双脚也再不会发病,亦不再需要理会阵阵冷风吹袭。

我定期出席小组聚会,想说服自己这未知的力量确实存在,也每天按时做两次einstellen,竟于不久后感受到效果;接受了介绍后,两个疾病实时得到显著的改善,自从1999年初以后,我持续感到身心康泰,长达20年的支气管炎和接近60年的口吃于多年前已经成为明日黄花。作为一个绝对无神论的信徒,我之前从未相信这些事情在我们的世代仍有可能,当那缠绕你数十年被视作「正常」的疾病悄然消失后,真是恍如重生。

上述两个病症在数十年之后霍然而愈,从医生的角度看极为可观,从医学角度看却是无从解释。

纪录片

纪录片 纪录片:
「Bruno Gröning的现象」

世界各地各大城市的放映日期

格蕾特.霍斯纳出版楼:

格蕾特.霍斯纳出版楼:: 大量不同种类的书籍、杂志、激光唱片(CD) 、数码影碟(DVD) 和月历

fwd

科学家有话要说: Bruno Gröning的教诲中富趣味性的层面